这些省份已明确:从武汉地区来的人员要做核酸检测


没关注照片,心思都在抢救上

此前曾传闻因防疫措施主张与总统博索纳罗不合而会被解职的巴西卫生部部长曼德塔,7日当天出席了卫生部发布会。新京报讯“快闪开,有疑似病人!”29岁的武汉护士邱琳玉跑向急救车的一幕,被摄像机记录了下来。昨日(4月7日),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张珍贵的照片,被制成海报贴在北京前门公交站站牌上。

岱山120站点,有三名医生、三名护士。护士和医生搭档,工作时间为24小时,三天一轮班。上班的时长没有变化,但疫情期间的出车率增加了八成。“我29岁,还年轻,身体不怎么累,就是心累”,邱琳玉说。

世界卫生组织主张将社会隔离作为防治病毒的主要措施之一,暂停或放松隔离措施应有相关依据,并采取谨慎的方式逐渐放松隔离措施。针对此举,巴西感染科医生乔安娜·贡萨尔维斯强调:“只有在拥有充足设备储备的情况下,才可以放松隔离措施。现在放松隔离措施可能会出现疫情暴发,而我们并没有为此做好准备。” 传染病学家莱昂纳多·魏斯曼也有类似的看法。"这样做风险很大,不管什么年龄段的人,不管有没有慢性病,都有可能被感染甚至死亡。这项措施可能会给医疗系统带来风险。”

巴西将开始施行分级隔离措施

武汉“解封”,好想看看孩子

最严重的时候,医院没有床位,救护车上的病人送不出去。邱琳玉回忆,1月底,一名危重病人无法送出,救护车拉着他转了六个小时,走到第五家医院才被接收,“我们心里也着急,但不能表现给病人看。”

由于天天接触病人,邱琳玉也不敢回家看孩子,“再过一星期,看看情况吧。”分离的近三个月里,婆婆经常给邱琳玉发孩子的照片和视频,“快三个月了,个子长高了好多。”提起孩子,邱琳玉的语气里满是期待。

救护车开到一家医院,还没进门,就被保安拦住,“不要往里开了,没有床位。”再开到红十字医院,邱琳玉去急诊室协调,看到了密密麻麻的病人,“你看这种情况怎么办……”,急诊室的人无奈地说。邱琳玉只好招呼救护车上的病人进来商量,病人看到满屋子的人,崩溃大哭,拉着邱琳玉往外冲,喊着:“我不想死。”

邱琳玉手持氧枕、救护箱奔跑。这张照片,被刊登上北京的公交站台。 受访者供图